/
患痲疯病的若苏厄修士: “以自己的生命来交换别人的生命”

發佈日期:2021/03/25
  • 分享至:

"我想,我是整个修会中唯一一人,无须要想着明天要做的工作的!我的日子是和我非洲的兄弟在一起;我和他们讲述天主的美善。当地语言为我是颇困难,但在沟通上我没有问题。有圣体的临在,使我极其欢喜。每一天都有一位神父来开弥撒。我还能要求甚么?谁认为会比我更快乐?”

 

这是若苏厄(Joshua Dei Cas)修士写给他长上的记录,写于南苏丹,由殖民地政府开设的痲疯病院,他简单的住处中。那地方只是距离Wau这个城市约五公哩的单车车程。

当若苏厄修士感染了痲疯病后,他在那里渡过了他生命的最后数年。


photo-news-5-3.jpg

 

一八八零年生于意大利北部一个山村中,在与他的家庭,尤其是他的妈妈--她不想与他分离--长期抗争后,他决定加入由圣金邦尼所创立的修会。尽管如此,他立志要将他的生命,奉献给在非洲的传教工作。

 

初学期后,他不被准许发初愿。他只被接纳成为一位『在俗准会士』,并靠着这资格,他可以离开,前往非洲。要渡过十三年的传教工作之后,他才可见到他的梦想成真。重做初学后,若苏厄于一九二零年矢发初愿,成为一位修士。他不久之后,就回到苏丹的希鲁克人处--那里是他所钟爱的传教之地。

 

被派遣到Detwok,他隶属于创建小组。靠着他先前的传教经验,他开始干能增加他技能的事,包括园艺、建筑,和打猎,以满足团体每一天的须要。南苏丹的恶劣气候,对若苏厄修士的身体,造成伤害,结果他被调往另一个地区,在那里,他重新得到力量。就在那时,若苏厄修士开始得悉他的病。痲疯病的症状是明显的,而传教站的艰难条件,为他并不理想,因此他被转往埃及。

 

要安排一个往意大利的旅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若苏厄修士也坚持要留在非洲,因此,就决定他要留在Khor-Melang的痲疯病群体中。这不是一所在现代慨念中的医院;它是一个广泛地分散的村庄,少于一百间屋,屋与屋之间距离很远,病人可活得很有私人空间。唯一参照依据,和为团体的相聚点,是那里的诊所,病人会定期到访那里。

 

若苏厄修士于一九二八年十月十日傍晚到达。从此,开始了他四年的受苦期。他于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四日去世。

 

Giosuè 3.jpg


一位会友这样形容若苏厄修士:“他昂手阔步地行,行为上颇为不加修饰,他的嘴巴通常半开。由于他不幸的外表,看起来像一名恶棍。但事实上,他极其谦逊,并永是为自身寻求最卑微的位置。”自他第一次初学期的经验,年青的若苏厄必须要对失望和痛苦妥协。当他被告知他不能穿会衣,而他的同伴却能够时,他接受这耻辱,并渴望嘴能像他以前一样的被接纳。

 

这不是假装谦逊的问题;若苏厄修士真的看到自己并不适合修道生活或传播福音。他很多的同伴,特别是他服务的非洲人,对他赞许有加。从他写给家人和长上的无数信件中,亦显示出他有丰富的幽默感,与浓厚的智慧,去辨别人和事。对于影响着人生命的问题,他会迅速地想出解决办法。

 

特别在痲疯病院那几年的时间,是他对他被召叫去服务的人深邃的爱,的一个标记。为他所建造的小圣堂,不久之后就成了整个群体的福传中心。早晨弥撒最初只为服务他。但渐渐地,它变成了群体生活里,其中一个关键点。

 

这个可以将他带到坟墓的重病,最有可能是因他服务社会中最弱小的人时,所感染的。当在南苏丹时,他认识了一位有钱的人,当他变成一位痲疯病人后,就被他整个家族所遗弃。若苏厄修士时常被见到和他交谈,并款待他。最有可能就是在这段期间,他染到这具传染性的疾病。

 

那些经常去探望他的传教士汇报,他在痲疯病院确实很开心,而他在其他痲疯病人中间的牧职也得以促进。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底,若苏厄修士听闻一位年轻传教士,由于患上黑尿热病--一种复杂的疟疾--已被送往位于Wau的医院。若苏厄a去到他的小堂,并要求主取去他的性命,以作代替。几小时后,他遭受疟疾的攻击,医生要求将他送往位于Wau的医院。对前来协助他的长上神父,若苏厄修士向他告罪,说他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以换取Corneo修士的。他声称:“我一向是个笨拙者,而现在我还不如一架旧的手推车。 我只是团体的一项负担。如果我离去会好一点。”

 

当Corneo修士完全康复后,若苏厄修士几小时后就去世了。有许多信友和非信徒,都参加了他的葬礼。他的坟墓不久之后,就变成了一处很多人会来作祈祷的地方。这是他在痲疯病人中的影响力的证明。有着最初被拒绝和不被接纳的经验,他以自己的方式,去接受变成所有事都是为最弱小者,这份工作的挑战。

 

他的生命是谦逊和自我奉献,并可为我们去模仿的一个长久见证。

 

Giosuè 1.jpg



 
瀏覽次數:3886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