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邦尼的聖德在他的追隨者中

發佈日期:2020/12/17
  • 分享至:

金邦尼被祝聖為聖人,為我們每一位金邦尼會傳教士,是一份禮物,要明白主為我們準備好讓這事發生的內在邏輯,也是一項挑戰。最近打動我的,是在那些已過世及我所認識的會友中,一些很突出的金邦尼兒女們見証的特質。跟著就是以神聖作背景,並與金邦尼自己的例子有關,介紹他們其中一位。


1. 我們要成聖的聖召

『傳教聖召的本質,是來自成聖的召叫。

只有他將自己交付給成聖之路,他才能成為真正的傳教士。一般成聖的召叫和一般傳教的召叫悉悉相關。真正的傳教士是聖人。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他其中一次最獨特的陳述中,描述傳教士在『行動中要沉思』,他繼續說:『他在天主聖言的光照下,與在個人及團體的祈禱中找答案。在我與非基督宗教的靈修傳統,特別是那些在亞洲的代表接觸時,令我肯定未來傳教事業很大程度上需依靠沉思默想。』

除非傳教士會靜下來,否則他不能可靠地宣揚基督。他是經驗主的見証,並必須能與宗徒們一起說:『我們親眼看見過,瞻仰過,以及我們親手摸過的生命的聖言-- 這生命已顯示出來,我們看見了,也為祂作證,且把這原與父同在,且已顯示給我們的永遠的生命,傳報給你們-- 我們將所見所聞的傳報給你們。』(若一1:1-3)

傳教士是真有福。在派遣十二宗徒出外傳教前(參閱瑪10),耶穌在他的山中聖訓裡,教導他們傳教之路:神貧、溫良、為義而受迫害、、飢渴慕義、締造和平、憐憫人—換言之,真福在宗徒的生命中被活出來。(參閱瑪5:1-12)

靠著活出真福,傳教士經驗並具體地證明天國經已臨現,而他也已經領受了它。(RM,90,91)

『每位真正傳教士生命的特質,是來自信仰的內在喜樂。在一個被這麼多問題弄至痛苦和被壓迫的世界,一個很想變成悲觀的世界,那宣講福音的,必定要是一位在基督內已找到真希望的人。』(RM,91)

為我看來,教宗放在我們眼前,讓我們看到、仔細思量和受啟發的金邦尼的聖德,亦在他的傳教家庭活現,而我們有責任從眾多會友了不起的變化中認出,並將他們留給我們的榜樣與教訓,收集起來。


2. 教宗的策略

任何人反省過若望保祿二世任期內大量擢升真福和聖人的舉動,都清楚是要對一個策略作出清淅的選擇,這策略因能洞察現時代環境而誕生。

成聖的標記擺在教會的意識前,特別是那麼多聖人以其生命和見証作為例子。這適用於那些人具體的生命,教宗已在他最獨特和具權威的教導--救主的使命通諭(1990),和具綱領的信件:新千年的開始(2001)裡所提到的原則。

理由有兩個,第一和更重要的,是回歸到根源,但可能更緊急的,是我們現時代環境的壓力:對世界情況的看法,受連續不斷的急速洪流,與激進和完全改變的影響,已變成了一個『脫了韁的世界』。

對於這種改變結果的不肯定,和對改變表面看來不易處理,令人不禁要問:『現在的世界要走到那裡?』似乎無人肯定知道,也因著對立的標記:一方面極好的物質、科技的進步,但另一方面,人類成為這進步的受害者…(只提其中一方面)。


3. 教會和修會的情況:有著對立的標記。

教會自身有著一種不確定、混亂和沮喪的感覺正在增長。雖然上世紀從偉大的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開始見証著天主教會向其他基督宗教幅度,與向著世界開放,但看來這開放的結果是非常矛盾:宗派的劇增,以及西方的教民漸從宗教的實踐中飄離開。

世界似乎離基督徒的位置很遠,不像最初種籽發芽的過程般。人類非常高科技力量改變的速度,與改變結果的不肯定,是那麼令人驚訝,以致基督徒圈子影響力以外的思想家,也疑惑起來,正正解釋了為何這世界被形容為『脫了韁的世界』。

甚至在我們的修會內,這些標記也是矛盾的:我們從未試過有這麼多年青人在培育中,但整體數字是在下跌;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我們的聲譽從未如此之高,但那裡的聖召跌至零。

雖然我們的數字相對是小的,可是我們的創意與傳教創造力正在全力發揮(例如:學習伊斯蘭和亞拉伯語言與文化的學院、主動在牧民上關心非洲裔美國人、傳教刊物的網絡—國際傳教服務新聞通訊社(MISNA),以及許多其他的提議),可是傳教的意識並沒誘發出犧牲的準備,雖然在過去,那是我們的特質。

我們受到大量殉道者的祝福,但我們可能並沒有以個人的成聖為一整體,作我們的高目標,相反受到方便和得過且過的心態所引誘。

涉及少數我們的亞洲區代表,我們正經歷一個困難的時刻,影響到我們的立場,危及我們和平的理念,並使我們對工作的結果與代表們對自己於未來的存在,引起疑惑。

總之,我們也是那個『脫了韁的世界』宏觀圖像中的一部份,因此,我們也被邀請,留心教宗的指示,他不斷重覆,要求我們重新聚焦在主、聖穌基督、與成聖上。


4. 確實的基礎:主與耶穌基督

毫無疑問,起點永遠在主與耶穌基督那裡。這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TMI所寫的:『從基督那裡重新開始。』『事實上,我們肯定不會被幼稚的期望所引誘—面對我們現時代的巨大挑戰,我們將找到一些魔法方程式去解決。不,我們將不會被一條方程式拯救,但會被一個人所救,他向我們保證:我和您們在一起!』(29)

『所以這不是創造新計劃的問題。計劃已存在:是從福音和傳統中找到的計劃,從來都無變。最後,計劃的中心是基督自己,祂被認識、被愛與被仿效,因此,在祂內,我們可活出聖三的生命,靠著祂去改變歷史,直至在天上的耶路撒冷得以完滿。

這是一個不會因時間與文化的更替而轉變的計劃,就算考慮到時間和文化是為了真正的對話和有效的溝通,這計劃也不會改變。這空前的計劃就是我們為第三個一千年的計劃。』(29)

『我會毫不猶疑的說,所有牧民的行動必須與成聖拉上關係…因此,必須重新發現梵二教會憲章第五章裡全部的實踐意義—奉獻給「整個召叫去成聖」』(30)。


5. 神秘的光

『一個新世紀,一個新千年在基督的光照下開展。但不是每個人都看到這光。我們要變成這光的「反映」,這工作既奇妙又要求高。這神秘的光是教會教父們大部份研究默想的內容,他們用這圖像去顯示教會對基督的依靠,就是教會反射的光的來源—太陽。這是一種方式去表達出當基督稱乎自己為「世界的光」(瑪5:14)的意思。

如果我們想到我們人性的軟弱,時常使我們變得黑暗並活在陰影下,實在是件令人氣餒的工作。但如果我們轉向基督的光並向那使我們成為新受造物的恩寵開放自己,這是一件我們可以完成的工作。』(54)

成聖的規誡是聚焦在千真萬確的主,那個唯一至聖的主身上。聖德屬於主。提醒我們祂的奧蹟是我們離開的那一點,特別是我們到達那點:這是救主的使命中邀請我們去默想的核心,以東方偉大的非基督宗教價值觀作為例子。

靠著他們,就算我們的想法很不同,我們也可在主內分享同一的信仰。這是從祈禱中的經驗,在神秘國度中的秘密,那是發生於一九八六年十月在亞西西的不同宗教會面中最高規格的對話後,我們就明白了。『每次真誠的祈禱都是在聖神之內完成。』

推薦聖人都遵從一個相似但又有少許不同的範圍:教會最傑出成員的聖德提醒我們都能在聖人處找到,包括我們最熟悉與本土的,以至最不平凡與那些英雄人物,我們都可在他們身上找到耶穌基督的奧蹟。他們是那通往父與主的聖德的唯一途徑,耶穌基督的反映。


02.jpg


6. 在金邦尼眼中,天主的卓越

創辦人聖德的特質,可在他許多追隨者的事例,特別是在存在的靈修這範疇下,印証得到。但首先,我們在創辦人他自己的實証中可找到,因為我們從一八七一年會規中著名的引文中可以看到:『任何人在無條件和最終的情況下,與世界和那些為他當然是最寶貴的東西斷絕所有關係,必定活出一個靈性與具信德的生命

缺乏對主一份強的體認,對祂的光榮與靈魂們的益處缺乏活潑興趣的傳教士,對他的職務並沒有正確的態度,最終會發現自己在一種空虛與難耐的孤獨中

他必定常看到希望結果退到一個遙遠與不可靠的未來。有時他會為一粒用了極大努力,並在極大的困苦與危險中,才播下的種籽而高興。那是一粒在傳教事業中只有他的承繼者才會得到收成的種籽。

他將要視自己只是在一大班傳教士中,一個未被注意的工人,他們所有人不是從個人的工作,但只能靠聯合在一起,並由上主神秘的引導,不斷努力,期待收成。

非洲的傳教士將時常要反省到他確實在一份有著最高價值的事業中工作,可是,在同一時間,也是艱難和辛苦的。他必須明白他是一塊埋藏在地裡的磐石,雖然可能永不見天日,但會成為一座新的大型建築物的基礎,只有那些在他以後的人才會看見這建築物從迷信的廢墟中,在地上被建立。完全空虛自己,並放棄所有人類的安逸舒適,非洲的傳教士只為他的主,為世上最被遺棄的人與為永生而工作。

他受主的願境所推動,因此,在任何境況中,他知道如何充足地鼓舞和滋養他的心,不論他透過自己,還是由其他人的手,遲早也能收集到他工作的成果。』

這篇一八七一年會規的文章展現主高深的意義,與屬於一項將來會結果實的事業的意義。轉變的時刻、在這改變的核心、作為這改變的原動力,就算不明白正在發生甚麼事,其邏輯或方向,還是有良心在其當中。

在我們傳教生活,尤其在我們獻身生活裡能找到主的實況無容置疑的地方,是從聖人們的經驗反映出來:金邦尼在他生命的晚期,當時受到他眾多傳教士去世的折磨,而自己又受到精疲力竭與疾病的威脅,並因那些觸及他信譽與個人誠信的誹謗而頹喪,他在主內躲起來,因祂是『無罪的人的保護者,也是正直人的維護者』(一八八一年十月四日在喀吐穆寫給Joseph Sembianti神父的信)。


7. 牢記一位偉大傳教士的生命

金邦尼的成聖也是他許多的兒女們的成聖。在這特別的時刻,我發現它驅使我老是想著一位最近過世的偉大金邦尼傳教士的榜樣,他的生命獨特地與會祖連繫著,並一針見血地指出今天傳教事業上的問題。他就是Agostino Baroni主教。

Baroni於一九零六年生於意大利的博洛尼亞,於二零零一年在那裡逝世。十六歲時加入金邦尼傳教修會。一九三零年晉鐸,並在一九三二年,他二十六歲那年到蘇丹傳教,年紀同金邦尼第一次到非洲時相若。

這不是唯一與金邦尼相似的。像他的會祖一樣,當Baroni在蘇丹外時,已被指派為喀吐穆的總主教,而當他到達喀吐穆就任時,他仿效金邦尼說:『所以,我現在在家了!』

他的意思真是這樣。在一九七二年他被授與蘇丹的公民權(他是唯一一位傳教士得此表彰)。作為金邦尼第六位繼任人,也是喀吐穆的總主教,他是最後一位歐洲傳教士擔任這職務。無論如何他都希望能有一位蘇丹人去接任,而事實上,他讓出他的職位予蘇丹籍宗座代牧Gabriel Zubeir Wako,後來成了喀吐穆的總主教,直到現在。這事發生在一九八一年,金邦尼逝世一百周年。


8. 特別的天賦

Agostino Baroni有著非凡的天賦,包括獻身、洞察力、開放,特別是在一個受戰爭擾亂的穆斯林國家任職一個需要小心處理的職位,去領導教區與教會的那份聖德。在六十年代早期當所有傳教士(共四百位)從蘇丹南部被驅逐時,他必須面對十分困難的決定。那時,他選擇保持耐性,並對未來抱著希望,招來那些想以抗議的姿態自居的人的強烈批評。

但不久,當數以千計的南蘇丹基督徒開始來到喀吐穆,最後達到約二百萬時,時間証明了他的決定是正確的。他們需要牧民上與人道上的照料,他們發現有Baroni總主教與他的傳教士及團體服務他們。

南方人湧進北方亦改變了蘇丹教會的面貌,這可從一九九二年二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到訪看到,當時有為數一百萬的蘇丹天主教徒聚集,歡迎他,並與他一起祈禱。當時,已退休的Baroni也有回到蘇丹。一九九六年金邦尼被祝聖為真福,他再次回到『他的國家』,那時,他已經九十歲了!


9. 謹慎與耐性

一九七二年那年,為蘇丹人的生活,與作為主教的Baroni的生命,都是重要的一年。尼梅瑞成為國家的總統,並希望與南部的『叛軍』簽署和平協議。

他秘密地派了Baroni總主教到瑞士與南方領袖接觸。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和平協議在埃塞俄比亞的亞的斯亞貝巴簽署,給予蘇丹十年時間的平靜與發展。同年,梵蒂岡與蘇丹建立外交關係。

政府以蘇丹的公民權來報答Baroni總主教,並以一枚金牌表揚他畢生為教育事業的工作。兩年後,天主教會在南蘇丹得以建立。

由被驅逐的悲劇到那境況得以完全逆轉,只是十年光景,對Agostino Baroni的遠見,他的耐性和政教分離的態度,有著見證的作用。


10. 強烈的愛

他的秘書,Agostino Galli寫道:『他深愛著教會與他的教民,完全投入基督徒團體的成長,以仁愛和對話作武器,在一個時常敵對的環境下,傳播福音與做教育工作。』

半個世紀的時間,看到他在蘇丹歷史的舞台上,像抽離的,但事實上是個給人極深印像的演員。作為一位有遠見的人,他可在那段由殖民統治轉變到獨立的艱難日子,為教會開拓出途徑,為所有傳教士提供一個參考的穩固據點。

他屢次出現,有時會措詞強硬,但永遠會以一種尊重的方式,來保衛教會的位置與人民的權利。

在社會轉變的大時代中,他知道如何為新形勢改變牧民方法,帶領教會從見証的模式,到直接的牧民參與。


金邦尼傳教修會,Lorenzo Carraro神父




 
瀏覽次數:3002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