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le神父的遺產

發佈日期:2020/12/17
  • 分享至:

二十年前,他因暴力致死,標誌著一群為正義公平與人性尊嚴的人的奮鬥。今日,他的形像將被推薦作為全球教會一個犧牲的模範。

 

巴西,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過去幾星期從混亂中變得平靜,因為在總統選舉的第二階段中,貧窮人的鬥士 – 盧拉 – 再次取得政權,希望對滿全他的承諾和夢想走得更近:一日三餐可為每個巴西人提供足夠的食物。

 

這巨大的國家,有著全球最多的天主教人口,走向著工業化和社會進步,已取得顯著的進展。沒有土地的人的運動,吸引著世界的注目,並令政府將土地分配的問題,放在議程中,十分重要的位置。二十年前,情況非常不同,而發展必須要一步一步,拼命地奮鬥。這是個關於為那些無土地農民而奮鬥的英雄故事。

 

一九八五年七月的一個黃昏,Ezekiel Ramin神父 – 他的朋友通常稱他做Lele – 一位來到巴西的年輕金邦尼傳教士,從fazenda Catuva回來,他去那裡,為的是勸阻當地農民拿起武器,並告戒他們應等待合法的土地分配。這是個費力的難事,但他成功了,並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家。後來他駕車遭到伏擊,因被地主派去的刺客毆打而倒下。

 

一位和他一起的工會領袖在俗人士Adilio,也受了傷,但還有能力自救,並通過森林逃走。Ramin神父在距離他的吉普車五十米處倒下,恤衫和褲滿佈鮮血。後來經評估確定,他的T恤有超過七十個子彈孔。一大個傷口在他的頸上裂開。他的雙臂伸開,好像基督被釘十字架時一樣。他戴著手錶,和一條他心愛的印第安Surui人給他作為禮物的椰子頸鏈。

 

永遠掛著笑容在他的唇上

一九八五年七月二十四日,當Ezekiel神父倒下時,他三十二歲,在亞馬遜森林,馬托格羅索,與Rondonia兩省的邊界,他的身體佈滿了子彈。他在一九五三年二月九日,生於意大利的帕多瓦,是工人階級父母Mario和Amabile的兒子,六兄弟中排行最小。學生時代他已喜愛參加青年的傳教活動,如Mani Tese,並代表窮人參加夏令營。他長成個子高,苗條,並英俊的一位年青人,在他內有著一份不平凡的熱心。

 

加入金邦尼傳教修會的決定是意想不到和突如其來的。一九七六年,他矢發聖願,並在翌年離開,前往美國芝加哥參加神學課程。一九八零年,他在自己的原堂區被祝聖為神父。作為一位年輕神父,他為青年傳教團體工作。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他自願幫助意大利南部Irpinia那強烈地震中的災民,並花了四十天在瓦礫堆和泥漿中,埋葬死者,與安慰生還者。

 

04.jpg

 

帕多瓦聖若瑟堂區的主任司鐸Giorgio Bernardin神父,只在Ezekiel神父晉鐸後認識他,但已能和他建立起一份密切的友誼。他寫道:『Ezekiel神父總是喜樂地回到我們處—他的堂區。他的唇上永遠掛著笑容。他敏銳、熱心、關注社會問題,特別是貧苦與最有需要的人,這帶領他找到一個非常清楚和準確的選擇:為基督的愛去作見証。』

 

最後,在一九八四年,他離開到達巴西,作他第一次傳教任務。經過在巴西利亞簡單的適應文化課程後,他到達了Cacoal,一個在Rondonia省,人口約十萬人的小鎮,並加入在那地區,由金邦尼傳教修會負責,唯一的堂區,成為堂區的職員。

 

在他的第一次講道中,他公開表達他生命中的牧民選擇:貧窮人、印第安人、世上最被剝削的兄弟姊妹。『我準備與您們同行—他說—並與您們一起奮鬥。我清楚知道我這樣選擇,可能會賠上我的性命,但我接受所有結局,甚至是坐監、酷刑,和流血。』一年後,當他殉道時,這些預言變成了事實。

 

他染滿鮮血的T恤是一幅宣傳橫額

Ezekiel神父為農夫、為被忽視和被社會邊緣化的、為印第安人、為沒有土地的人民而抗爭。他提倡公平的承諾,不只是單純慈善的救濟,但會嘗試了解背後的原因,並改變不公平的結構。他嘗試勸服農夫以強佔土地的形式去實現他們的公平,但應依法辦事。這樣,他屈服於他爭取公平的努力,表面上看似自相矛盾,但其實是根據以下法則:合法是主要的方向,是最困難和緩慢,但也是唯一能帶來更徹底和更長久結果的方法。

 

看到他的犧牲,為教會,特別是當地教會留下甚麼榜樣呢?他的遺產是他令人欽佩和慷慨的模範。對那地區的人來說,他已變成鼓舞人心的來源,而他染滿鮮血的T恤被用作為一個標準,一幅宣傳橫額。

 

看到他嘗試失敗,不會變成灰心氣餒的危機嗎?死亡不一定是失敗。相反,就好像差不多每日新聞的報導,每位傳教士必須假定,選擇去傳教會帶來危險。Lele的寶貴見証應更多被利用。當他在那裡殉道後,那教區的主教和當地人士決定為他開啟申請封聖的程序時,這也是他們的意向。教會傳統要將偉大的人物得到群眾注意的方法,就是封聖。這正是發生在Ezekiel Ramin神父身上的,雖然這樣做,可能要冒令他某程度上會離我們遠了的危險,的確,給他一個光環會使他變得不一樣,離我們遠一點,可是,在他心中,他與我們,尤其是與貧窮人,是如此接近。

 

使他的生命為正義而戰鬥

許多書籍已寫過關於他的事。一九八八年甚至有意大利電視台拍攝了一套名為:『燒壞了的屋』的電影來描述他。歷史學家Ercole Ongaro,與Lele的兄弟Fabiano Ramin,將他的著作輯錄成書,名為:『Ezekiel Ramin:希望的見証(一九七一至一九八五年的書信與著作)』。在這本書內,將不辭勞苦的關懷和勤奮放在一起,是Lele自己談及,真情流露出他的內心世界與感受。研究他的著作,可以肯定認識到他的風姿、他的境界,和他那為每個人都能構成的一份遺產 — 他犧牲的寶藏。

 

自一九七一年,甚至在他抱有要成為傳教士的理想前,為其他人付出自己生命的這信念,已滲透在他的著作中。特別走向他生命的最後時刻,這信念不斷出現在他的信件中。在他的著作中,有時會呈現一個批評者的角色,甚至是指向教會。他視他所有學過的神學,為面對人的問題,都不是最好的準備…他必須主要依賴他自己的天賦才能:運用他自己的生命為平等而戰的決定。由此看來,他某程度上,是在與他同齡的年輕人的平均水平以上。

 

在許多方面,他是個正常的年青人,可是他有全情奉獻的天賦,這使他極為吸引,特別為年輕人是模範。金邦尼傳教士的獻身有著同樣的方向。Lele的風姿臨在於我們的男青年中,特別是在培育階裡,他深深地鼓舞人心。事實上他死時還很年青,當時帶著他的理想,與生命中的選擇前進,甚至包括他對太死板的角色與規則的坐立不安與無法忍受:這些全都是使他今日的風姿既適宜又重要的元素。他是我們真正的兄弟。


金邦尼傳教修會,Lorenzo Carraro神父

 




 
瀏覽次數:2832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