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傳教境況裡的代表人物:Vittorio Fanti修士

發佈日期:2020/12/17
  • 分享至:

在傳教境況裡的代表人物:金邦尼傳教修會,Vittorio Fanti修士


05.jpg


藍眼睛

當我遇見他時,他已是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家:身體永遠彎曲著;有疙瘩的手;並有一個已變了型的身驅。但他的面孔反映著那願景之美,這願景在那些他在東非洲,那許多由他裝飾的彩色教堂壁畫裡,不斷重覆被體現出來。尤其是他那極藍的眼睛,展露出他靈魂永不衰老的特質。這是Vittorio Fanti,一位金邦尼傳教修會的修士、建築家、藝術家、聖人的故事。

 

一九七七年,一所漂亮的圓形聖堂在尼亞穆拉吉拉(Nyamwegabira)堂區興建,這是在烏干達的伊莉沙伯女王國家公園前的最後一所,而用油漆裝飾它的工程,正在進行中。我偶然經過,並進入聖堂:坐在工作台上高處的Fanti修士,獨自一人在那裡工作。我與他打招呼,他那滿佈皺紋的面孔,與那雙漂亮的藍眼睛,就向下望著我。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幕。

 

Vittorio Fanti在一九零一年十月十五日,生於普萊薩諾(Pressano),即在意大利脫利騰的山區省份出生。他家庭的農舍相似一家富麗堂煌的房子:一扇由石頭雕刻的石門,帶您進入一個大的庭院,這也用作在晚上收藏許多耕作用具與運貨車之用。在那裡,一條堅固,深色的大理石樓梯,領到一個在節日裡為家庭作聚會的大廳。露臺和平台為全座建築物加添了一種貴族似的不同感覺。

 

Fanti家族幾代人都是以農務為生。他們屬那類成功地將智慧和勞力結合在他們工作上的農人。他們的葡萄園出產高質素的酒,所種的小麥足夠供應家用和市場上的需要,草地為許多乳牛提供飼料。牛填滿那大的牲口棚,就像以往一樣,在漫長、寒冷的冬天裡,棚作為男士、女士和小朋友相聚的地方。

 

Vittorio,作為一位已長大的男孩,當用壁畫描繪情境的方法油牆的時候,展現出他的藝術天份,他的作品反映出阿爾卑斯山脈周圍的環境,並有宗教的作品。二十七歲那年,當服完兵役後,Vittorio申請加入金邦尼傳教修會,成為一位傳教修士。他被接納,作他的初學期,並在一九三一年二月發他的初願。

 

之後,他立刻離開,去到非洲,在那裡四年,作為一位敍利亞藝術家的助手,忙於裝飾在蘇丹的喀土木(Khartoum)的主教座堂。後來,他被召到烏干達,古盧(Gulu)的主教座堂等著他的裝飾,但當抵達後,有人說,有些更緊急的事,需要一位好的修士的能力。Fanti修士將他的油掃和顏料放進儲物櫃,變成一位臨時的石匠和木匠。

 

十八年後,一九五三年,當他在英國的藝術學院完成了一個短期課程後,他被准許全職作為聖堂的畫家。後來,那三十年難以置信的經歷正式開始:一間聖堂接一間聖堂,由烏干達到肯雅,數以百計平方米的壁畫,在Vittorio修士具創意的油掃下,所有聖經具色彩的事蹟,都變得詡詡如生。

 

他在許多不同的地方工作,通常都距離他的團體很遠。他必須靠自己搭建臨時的工作台,刮擦牆壁,填縫。猜猜他曾上落過多少木梯!但是,所有的木梯,建構成那唯一領他到天堂的階梯的一部份。Fanti修士從不在他的畫上簽名,可是如果您留心觀察,您可發現在每幅畫上的某個地方,都會有一隻貓,這就是他的簽名,他的吉祥物!

 

一位年長的會友,稱Fanti修士擁有方濟各亞西西的心,並說:『他最廣為人知,是他的簡單和幽默感,他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同時是偉大的聖人。年紀老邁,承受風濕病的痛楚,以致身驅彎曲得很厲害,但為光榮天主,他直到臨終前仍繼續裝飾聖堂的工作。』

 

他最後一件作品,是將一個馬頭,用膠紙裱貼在線框上:作為學校小朋友的範例。在烏干達,馬,幾乎無人知道是甚麼。Fanti或許想以複製一件他年青時非常喜愛的東西 - 馬,為他的藝術生崖畫上句號。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九日,他在烏干達的Aber安詳地過世。

 

他已將耶穌基督和瑪利亞的生命,活現在他的藝術品中,現在他可親自發現自己做得相似與否。我肯定在那裡他已遇到時常描繪在他的壁畫上的人物;我可想像,他們見到他,並會對他說:『來,善良忠信的僕人。您將我們在非洲人中畫下來,多謝您的顏料與油掃,讓非洲人可見到我們的面容。現在來承受您的福樂吧。』

 

金邦尼傳教修會Lorenzo Carraro神父




 
瀏覽次數:760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