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一只松鼠”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下工作的價值

發佈日期:2020/12/17
  • 分享至:

“生存不是可笑的事:你必須極其認真地生活。” 這幾天我經常想著上世紀一位土耳其詩人,納齊姆?希克梅特的這些說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確為許多人的生命帶來了死亡和痛苦,但是它也加深了我們在各個方面如何看待生命。


1.  空閑時間是一個祝福,還是個詛咒?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已經擾亂了我們生活的正常節奏。由于工作至上而安排得很滿的日程表,突然之間要停下來。 “隔離”空出我們大量的時間要去填滿。在隔離的最初日子里,大部份人會把握這個機會去休息,并用更多時間與家人共聚。這是在檢疫隔離時期里出乎意料的恩寵:我聽過家庭成員之間感動人心的溫馨故事,發生在這被強制留在家中的日子。我們當中有些人也善用這段隔離時段作為避靜時間,并嘗試和天主做更深度的連系,祈求祂的保護。新型冠狀病毒使我們意識到,我們所有人,不論在個人和社會層面上,都須要悔改。

我們必須要誠實:在隔離時期中我們時常浪費大量的時間,特別在網上:沒有機會外出和參與社交,我們將眼睛緊盯著手機或電視機,而沒有善用時間在有意義的事上。一方面,我們時常埋怨平常有太多工作,所以當要做其他事情時,就顯疲乏;另一方面,在這特殊情況出現時,我們不知道這些空出的時間要做甚么。因害怕獨處和空虛,我們以膚淺的娛樂作為我們的消遣。我敢直言,我們當中許多人甚至渴望盡快可以回到工作,并已厭倦在家游手好閑的日子。


2.  工作:是一個祝福,還是個詛咒?

要找尋天主,我們需要一個寧靜的環境和時間,這是普遍現象,但這兩個條件通常在我們的工作環境中,都不能找到。而這一次被逼隔離反倒是對祈禱有所幫助。可是,我們需要小心,不要假設信仰不能在我們的工作環境中活出來的謬誤:反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教導我們反向思考。我們看到醫生和護士們,因著他們的專業,犧牲了性命,服務患病兄弟姊妹時,都為之動容。李文亮醫生是他們中最突出的,但我肯定有許多人像他一樣,有著相同的精神。我們不確定他們奉獻的動力何來;從他們的榜樣,我們可以明白每一類工作,甚至是最卑微的—不僅是用來賺取薪資的工具。相反,工作是有特別恩典的時間和空間,在那里我們表現我們的真我和支撐我們生命的重要價值。

教宗方濟各在他的宗座勸諭 《生活的基督》 中,向年青人說的話,在我腦海中浮現著(N.268 - 272):

“工作界定和影響剛踏進成年期者的身分和自我概念,也是發展友誼和其它人際關系的基本場所,因為人通常不會單獨工作。青年男女將工作看作履行某種職能,看作有意義的事。工作讓剛踏進成年期者滿足他們的實際需要,更重要的是,工作讓他們尋找其夢想和愿景有何意義和使之實現。 […] 工作代表人生在世的部分意義,是成長的途徑,使人類發展和個人滿全。工作不僅是賺取收入的活動,也是人性尊嚴的體現,是成長和社會融合的過程。[…] 工作不斷帶來激勵,驅使青年提升其責任感和創意。工作也保護青年免受個人主義和耽于逸樂的危害,而且能借著發展個人能力彰顯主榮。青年未必時常有機會自行決定從事什么工作,或藉著什么工作投入精力和發揮創新精神。因為除了考慮個人的抱負和逐漸發展成熟的能力和辨明外,他們也受限于無情的現實。是的,你們的生活不能沒有工作,有時你們必須接受眼前的工作,但永遠不要放棄你們的夢想,永遠不要將圣召完全埋沒,千萬不要放棄自己。你們要一直繼續追尋,至少以局部或并非完美的方式,按你們的辨明活出真正的圣召。當我們發現天主召叫我們作某種事,發現某種工作是我們的天賦,可能是護理、木工、通訊、工程、教學、藝術或任何其它工作,這時我們便能夠竭盡全力,發揮犧牲、慷慨和奉獻的精神。我們明白到不應為工作而工作,工作應有其意義,使我們得以響應天主的召叫,一個在內心深處回蕩的召叫,為別人作出貢獻。如此,這些工作讓人心經驗到特殊的豐盛。”


3.  按《工作型》天主的形象受造。

天主也工作。創世紀描繪一個會工作和享受祂工作的主。祂命令新受造的人類的第一件事,是委托他當祂的受造物作為一個好管家的工作。耶穌說:『我父到現在一直工作,我也應該工作”(若 5:17)。』我們常埋怨工作辛勞,其實我們必須效法耶穌,以“工作”這具體的方法,靠著和世界分享我們的財富 (包括物質上和精神上的),將我們自己給予其他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爆發證明了每天細微的行動和選擇的區別,并能夠挽救生命 (例如:父親或母親如何消毒地板;超級市場的經理如何處理供應;工廠工人如何制造口罩;老師如何維系停課的學生;船長如何領導一艘郵輪等等)。不只是我們生活的質素,甚至是其他人的命運,都依靠我們現在正做的事,如何看待我們全體,包括我們的信仰。常忽略和邊緣化的外勞,現正缺工,導致在這關鍵時期急須要生產必需品時,引發重大問題,這情況更顯示每個人的工作都是重要,并須要珍惜的事實,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有相互效應。


4.  工作是一條成圣之路。

成圣之路必須要通過我們工作的方式。在最近另一份宗座勸諭,《你們要歡喜踴躍》中,教宗方濟各解釋得很好(N.14):“我們常以為只有那些可以遠離俗務和投入大量時間祈禱的人,才能成圣。事實并非如此。我們全體都蒙召成圣,以愛德生活,且在我們所作的一切事上,并在我們身處的任何地方,以特有的方式為主作證。你是獻身生活者嗎?那么你的成圣之道就是喜樂地活出你的奉獻。你是已婚者嗎?那么你的成圣之道就是愛護和照顧你的丈夫或妻子,一如基督怎樣愛了教會。你正在為謀生工作嗎?那么你的成圣之道就是正直稱職地完成工作,為你的兄弟姊妹服務。你是別人的父母或祖父母嗎?那么你的成圣之道就是耐心教導子女跟隨耶穌。你是掌權者嗎?那么你的成圣之道就是努力爭取公益,摒棄私利。[…] 上主召叫你培養圣德。借著微不足道的舉動,圣德會日漸增長。

教宗也強調,圣人不是英雄,而是以超卓的方式作平凡的事的人。同樣,關于李文亮醫生的犧牲, 有人寫出:“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可變成一個去再次聆聽天主要我們成圣自己的召叫,并因此有目的地和有動力地去活出我們的生命,尤其是我們花在工作上的時間。


5.  “像一只松鼠”

總而言之,讓我們欣賞詩人納齊姆?希克梅特的詩句,并讓它們在這隔離的時段,啟發我們,因此,當回歸正常后,我們可以從一個不同的角度,去看我們的生活和工作:


“生存不是可笑的事:

你必須極其認真地生活

例如,像一只松鼠——

我是說,不要在生存之外追求一些事物,

我是說,生存必須是你全部的工作。

生存不是可笑的事:

你必須嚴肅地對待

到這樣的情況,

例如,你的雙手被綁在背后,

你后背靠著墻,

或者是,在一間實驗室

你穿著白袍、帶著安全眼鏡,

你可以為人民而死——

甚至是那些你從未謀面的人民,

縱然你知道,生存

是一件最真實、最美好的事情。

我是說,你必須如此嚴肅對待生存

例如,即便七十歲了,你也會種上橄欖樹——

而這并不是為了你的孩子,

僅是因為雖然你畏懼死亡而你不相信它,

我是說,因為生存更沉重。


假如說你病得很重,需要動外科手術——

這意味著我們或許不會

從手術臺上起身了。

縱然這不可能不讓人感受悲傷

我們走得有些太匆忙,

我們仍將因講出的笑話而大笑,

我們將望向窗外,看天上下起雨來,

或者繼續焦急地等待

最新的新聞廣播……


假如說我們身陷囹圄

而年近半百,

比如還有十八年之久,

層層鐵門才會打開。

我們仍將和外界一起生活,

和它的人民和動物、斗爭和風——

我是說,和這些墻外的世界。

我是說,無論如何、無論我們身在何處,

我們必須活著,好似我們永不死去。

[…]


這個地球會變得寒冷,

眾多星球中的一顆,

最小的中的一顆,

藍色絲絨上的一粒鍍金塵埃——

這就是我們偉大的地球。

有一天,這個地球會變得寒冷,

不是像一塊冰

也不像一朵垂死的云

僅是像一顆空胡桃,會滾動

在漆黑的太空中……

此刻,你要為此而傷心

——此刻,你必須感受這悲痛——

因為這世界必須被如此熱愛

如果你要說:“我曾活過”……




 
瀏覽次數:570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