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因教會之名

發佈日期:2021/10/03
  • 分享至:


~尋覓聖人之心~

 聖金邦尼書信集 

 


Daniel Comboni: 

The Man and His Message


意大利文原著作者

阿爾·多吉利神父 (Fr. Aldo Gilli)


中文翻譯

 許令嫻
 陳世賢


中文譯本校對
高莉莉



中文譯本主編

金邦尼傳教會的“分享”小組 (澳門)

許心嫻


第四章: 因教會之名


migration-3129340_1920.jpg


— 聖金邦尼福傳使命中的教會意識

— 聖金邦尼個人與羅馬教廷傳信部的關係

— 聖金邦尼對基督在世的代表——教宗 (Vicar of Christ)  的愛與忠誠

 

引言

 

聖金邦尼許多的福傳著作,都是受到自己對天主教會的忠誠所啟發而寫的,這也正是他的特質所在。然而,在始終保持尊重及忠誠的同時,聖金邦尼亦知道如何藉由非洲重生計劃及中非傳教請願書 (The Plan and Postulatum pro Nigris Africæ Centralis )讓「教會感受到焦急」,使之迫切地去考慮整個基督信徒和教會內各階層中的非洲福傳問題。

 

聖金邦尼對教會的感情,涵括了縱向及橫向的維度。在前者的意義上,他呼籲並以身作則地以真正的英勇服從教宗及羅馬教廷傳信部。而在後者中,他敏銳地意識到,如果要把基督宣揚到非洲去,教會各部之間的合作是必然的。

 

本章旨在說明聖金邦尼與天主教會的重要關係,並用他的生活和工作經歷來說明。

 

114181.jpg


聖金邦尼福傳使命中的教會意識

 

聖金邦尼的非洲重生計劃及中非傳教請願書在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的福傳呼籲中,顯示出他充分認識目前所從事的福傳工作的普及性,及在推行時必須考慮國際參與的需要。特別是該計劃的最後部份,聖金邦尼見證了這種合作必要性的信念:

 

74 「我們堅信耶穌瑪利亞聖心協會促進的非洲重生計劃,若能得到羅馬教廷的支持,將受惠於迄今為止,一直關注或試圖促進埃塞俄比亞民族靈性福祉的聖善機構的合作。我們也希望,那些給予經濟上支持,去建立傳播耶穌基督信仰事業的虔誠社團,能保護及幫助這計劃。

最後,我們對耶穌瑪利亞聖心協會,簡樸,統一的新計畫感到非常有信心,它在促進非洲皈依中的作用和效果將吸引人們的思想和心靈,特別是我們最神聖的父親,不朽的教宗庇護九世以及最尊貴的的樞機主教團團長和羅馬教廷傳信部最傑出、可敬的所有成員和顧問。與此同時,我們相信這計劃將會得到批准,並受到在世界各地心中充滿了聖神的慈愛精神的天主教徒愛戴。這慈愛精神懷抱了整個浩瀚宇宙(像燃燒的火,投在地上),也是我們神聖的救主帶到世上給我們的。(原文拉丁文 ignem veni mittere in terram, et quid volo nisi ut accendatur? 「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麼切望它已經燃燒起來! 」路12:49)

非洲重生計畫的目的是為非洲靈性復興而開創的偉大事業。這事業是天主教會福傳工作的一部分,是跨越國界的。因為它的宗旨是要在整個非洲創建教會(原文拉丁文 plantatio Ecclesiae)」:

 ( 引用於 Studium Combonianum, 1966, pp. 21-22)

 

75 「教宗和巴爾納伯樞機主教對這計劃感到滿意,但若要把這計劃付諸實行,可能會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或許多機構組織和社會階層缺乏耶穌基督愛的精神,而遇到很多障礙。這計劃必是屬於天主教會的工作,它是普及的,不僅是屬西班牙、法國、德國、或意大利的。所有天主教徒都必須攜手幫助非洲貧困的人,因為單憑一個國家是無法成功地幫助整個非洲種族。

天主教機構裡,如可敬的奧利維耶里神父(Venerable Olivieri),馬扎學院,洛多維科神父(Fr. Lodovico)的工作或里昂協會(Society of Lyons)等,無疑對個別非洲人做了很多好事。然而,到目前為止,尚未能有辦法讓天主教在非洲扎根及確保它的持續。透過這計劃,希望將來能在整個非洲領土上的各部落中為天主教信仰開闢道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在我看來,所有現行的人力,將要聯合在一起,而他們的支持者,也要關注於共同的崇高目標,把自己的一切個人利益拋開。」

(引用於Jahresbericht, 1864, 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Society of Cologne, N.12, pp. 87-88)

 

聖金邦尼對於教會的熱愛,是源自於他深信教會有能力去抵禦敵人的所有攻擊,以及對所有民族的救贖信息具有普及和永恆的力量:

 

76「我是耶穌基督的忠實及稱職的使徒中,最卑微的一個。然而,你們還是熱心地經常閱讀我在這個優秀的團體裡記錄下來的拙劣報告。所以,我斗膽希望,你們會再次仁慈地聆聽一位已經受了你們這麼多奉獻的兄弟的聲音。

我在羅馬、天主教的首都,向你們發出一個對教會及教宗愛與忠誠的信息。

地獄的權柄決不能戰勝教會(原文拉丁文 et portae inferi non praevalebunt 「陰間的門決不能戰勝她」竇16:18),我們一定會獲得勝利,因為我們有天主萬無一失的應許及鄭重的預言。然而此時此刻,教會正面臨著最凶險的考驗及最可怕的危險。這會導致許多靈魂的喪失,他們將成為瀰漫於現代社會中的驕傲與錯誤的犧牲者而無法挽回。

因此,請為基督相稱的淨配及祂在世的代表祈禱。你知道地獄的勢力是如何密謀分裂及摧毀教會的、秘密社團的犯罪陰謀者此刻是如何威脅要撕開這位崇高女王的『無縫外衣』?教會戰勝了國家及王權,歷世歷代都敬畏地從她面前掠過。它的聲音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它的帳幔覆蓋萬民,就像穹蒼覆蓋著大地一樣。請向全能者祈禱,使正義、法律和神聖秩序的光榮捍衛者永遠不遭受毀滅,在這救恩中,在這充滿愛的國度裡,天主已安置了真理的寶座在其中。」

(引用於Jahresbericht, 1866,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N.14, pp. 73-5)

 

非洲教會,就像普世教會,將在基督和傳教士犧牲的基礎上建立,如同一座偉大的活石一樣發展壯大:

 

77「沒有重重的困難,天主的工作是做不成的。因為即使一切都順利,也總是有魔鬼的作對,他從來沒有失去他以往作為天使的技能。然而,讓我們有鼓起勇氣,繼續前進……。

 我不懼怕整個世界,如果我在創立和推動非洲的傳教使命時害怕魔鬼『魔鬼是善惡兼施』,我將不會取得什麼成就。我得戰勝魔鬼,在我的管轄之下,教廷才可能實現這一使命。

 我們正在管理耶穌及教會所關注的傳教工作, 我們將會成功,並成為非洲教會偉大建築的地基上,那不無價值的石頭。這是天主教會,在此時此地(原文拉丁文 hic et nunc),最艱鉅但最光榮、最人道主義的任務」。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988, Letter to Fr. Joseph Sembianti, pp. 1771-2, para. 6171-2 )

 

最後,一段書信見證了聖金邦尼以一個非常特殊的方式忠誠於天主教會:

 

78「從我的童年開始,我就極愛跟隨天主的旨意及服從長上的差遣,直至今日,我還是會繼續下去,直到死亡那天。只要能與教宗及教會、我的母親及淨配,共融在一起,我樂意被判處永恆的監禁,而不是活在世界上的榮耀和光彩裡的國王。」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1114,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lmeoni, pp. 2027-8, para. 7001 )


cc (2).JPG

 

聖金邦尼個人與羅馬教廷傳信部的關係

 

聖金邦尼與傳信部保持著忠誠和無條件服從的關係,本著真誠的信仰精神為基礎,接受那些教會內透過祂在世的代表,領受了天主恩寵的人,來指導自己的傳教事業的工作。正因為聖金邦尼受到這種服從的精神所引導,因此他有足夠的勇氣,以使徒應有的自由及尊重的態度,向教會中的當權者說出他的訴求。也讓有關人士,關注自己艱巨使命的真實立場,並對於人們無理的干預,作出捍衛。

 

當聖金邦尼在樞機團團長面前遭受不公正地指控時,憑著對羅馬教廷傳信部的忠誠,他重申無條件的服從,承受住了這最困難的考驗。但他無法隱藏經歷這些『不能被理解』的深切悲痛,特別是在他為福傳工作奉獻及犧牲,並得到一些良好的成果之後。他寫了一封信給巴爾納伯樞機主教,從信件的語氣,我們得以了解他當時的心情:

 

79「最尊貴的親王:我並不是向你抱怨,只是想表達因為你對我嚴厲的態度,使我感到深深的痛苦。我覺得特別令我傷心的是,過去15年來,我毫無保留地為傳教工作,讓自己遭受很多的艱辛及生命的危險;我個人承擔了許多的勘察、旅程及費用, 從未要求教廷傳信部分擔。非洲傳教工作本身就是極其困難,並已經被很多的人放棄了,(任憑我不斷地犧牲,他們還是無所作為)。

 我是個大罪人應該被教訓,而且我欠天主太多了,所以我全心感謝你!閣下在天主的扶助及帶領下作為了所有使命的領導者『其實你在其他時候對我已經很好』,我再次真誠地感謝你。我想重申:在這裡,燒死我,在這裡,砍掉這個不該有的人,但在永恆中饒恕我(原文拉丁文 hic ure, hic seca, hic non parcas ut in aeternum parcas...)想想我在一年當中要承受多少個十字架,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熬過來的?天主的恩寵一定是很強大……。

 所以,如果閣下不認為該聽取我卑微的請願,我還是一樣會感激你。這將是天主不希望這樣做的記號(providential sign),願一切照天主的旨意承行吧!祂會用其他的方式將我從許多困難中釋放出來。聖母瑪利亞將會幫助我(原文拉丁文Maria adjuvabit)。」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266,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lmeoni, pp. 519 para. 1692-3)


comboni-viseu.jpeg

 

三天後,再寫信給可敬的巴爾納伯樞機主教:

 

80 「我這卑微人的陳詞雖然不值得聆聽,但我懇求尊貴閣下,願你成為我的主人,醫生,老師和父親……我從實踐中明白了閣下仁慈告誡並透過書信告訴我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實際上正在實現;也如你所說:『要隨著時間推進』『不要急,謹慎小心及專務祈禱』。我告訴你,我會背起十字架,但你回覆我說:『十字架是由天主而來的,不是因自己的愚蠢帶來的』。」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266, Letter to Card. Alexander Barnabo, pp. 523,para. 1710)

 

以下是聖金邦尼寫給羅馬教廷傳信部及教廷的信件中,最能呈現他個人特色的段落了

 

81 「尊貴的閣下:你21日的來信,非但沒有讓我氣餒,反而給了我最大的勇氣。 因為從字裡行間,我清楚感受到你強烈的關注著不幸的非洲。

 我已經把我的意志、生命和整個人,交付給教廷,即基督在世的代表——教宗、羅馬教廷、傳信部、樞機主教及他們至尊的代表,我打算完全百依百順地在他們的英明指導和管轄下工作。即使我仰賴天主的恩典,便能轉化整個世界;但如果沒有接到教廷及他的代表的命令,我也會拒絕。因為在世上,唯獨他們是祝福及生命的源泉。在我眼中,只有神聖的上主是教廷的權威,古人有謂:他聽到你,也聽到我(原文拉丁文qui vos audit, me audit...)。

 所以,即使是閣下及教廷傳信部給了我最嚴厲的責備,但對我來說,還是要比世界上所有的讚美來得珍貴。所以我熱切地懇求你,用使徒的唇舌來與我爭論、責備我 (原文拉丁文 argue et increpa)。這將保證我及我的傳教士同伴們,會按照天主的旨意,並以最大的謹慎,在天主代表恆常的指導下行動。」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418, Letter to Card. Alexander Barnabo, pp. 832,para. 2634-5; para. 2637)

 1647046344755778.jpg


聖金邦尼明智的服從精神,在他被選為中非洲宗座代牧區準宗座代牧 (Vicariate Apostolic of Central Africa) 職分後,變得更有意義:

 

82 「你給我的寶貴信件已於7月29日收到,我真是開心。因為在信中,我可以清楚地看出尊貴閣下,對於我福傳工作上最困難的幾個事項的心願、感受、渴望。我將一如既往,在天主的幫助下,把它們作為我行動的依據。我對你存有無限的感激,並聽從你如父親般的忠告,小心及謹慎的前進,絕不辜負。把這些忠告當作是天主告訴我的一樣,牢記在心。在這棘手的困局中,我必須面對世界上詭計多端的狐狸和最惡貫滿盈的歹徒,因此謹慎是最重要的了。

 如果天主繼續幫助我,就像現在一樣,讓我可以和那些帕夏(Pashas)、政府首長和商人保持良好的關係;同時如果我也能在(這福傳工作中,繼續保持領導位置的話,或許天主教會可以一點點地,成功廢除臭名昭著的奴隸貿易。如果能做到這一點,我們將完成一些歐洲大國用盡金錢及條約都還沒能做到的事情。因為要廢除奴隸貿易這件事及其他許多事情都關係到我的傳教工作,所以需要非常謹慎。我將盡一切努力,避免重大失誤。希望在耶穌與瑪利亞聖心的幫助,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的大智謀下,能獲得成功。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會先諮詢教廷傳信部後,才進行重要的行動。他們的見解、謹慎及無比的經驗,加諸聖神的幫助,比任何一個傳教工作的領導者,都要更為出色。」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526, Letter to Card. Alexander Barnabo, pp. 1047, para. 3430-2)

 

聖金邦尼主教自然是明白要如何清晰和自由地大膽彰顯出他對福傳使命的主張,來引起教廷傳信部的關切。然而,一旦他把主張表明後,無論教廷傳信部給他任何的命令,他都會接受,並視為是天主的旨意:

 

83「我謙卑地將我對努比亞人信仰重生的使徒工作的主張提交給尊貴的閣下,在提交的報告內,已簡明地告訴你,哪些工作是已經或將會完成的,還有哪些按照了神聖的教廷傳信部當時的指示,在努比亞族人之間已開展了的傳教工作。

 你知道,我從來沒有在未聽取神聖而又充滿使徒性的傳信部的意見與判斷前,就執行任何工作,無論它是多麼神聖或是能立功勞的。因為聖神工作的標準不是按人的心意——既複雜又容易誤導——,而是對事物的發展有開明的見識與大智。所以有你作為我的後盾,我會不偏不倚地朝著為我設定的目標繼續前進,不會為恐懼障礙而回頭,也不理會這世上的邪惡勢力或地獄的魔鬼。因為我堅信自己是遵行天主的旨意,朝著成就那崇高又艱鉅的任務前進。」

 (引用於 AP SC Afr. C, Letter to Card. Alexander Franchi from Delen, v. 8, f. 376. )

 

儘管聖金邦尼恭順地服從教廷傳信部,但他也知道如何推動事情的發展。有一次,他的福傳工作因行政作業而受到阻礙;為此,他在信中強調:天主訂的時間已到,該讓非洲人來到基督面前了。

 

84「正如嘉諾撒樞機主教所言,我看到羅馬的一些樞機主教,不太熱衷於靈魂救贖的工作,我的心被撕裂了。嘉諾撒樞機主教因為我的福傳工作受到了延誤,公道地責備了史提芬奴(Cardinal Orelia di S. Stefano )及 薩科尼(Cardinal Sacconi)兩位與此事相關的樞機主教。也是在這時,可敬的樞機主教——弗蘭基 (Franchi)、比利奧(Bilio)、巴托里尼 (Bartolini)、德彼得羅( de Pietro)及所有其他樞機們卻都希望我儘快獲得提名為『主教』。

 但我們需要耐心地等待,因為這是天主的旨意。

 如果這件事情,在一個月內還未能解決,我會去教廷傳信部,清楚地告訴他們我不能再等了,因為我有責任去傳教。在那裡人們正等待著,準備張開雙臂迎接我。 

 我在羅馬已經有17個月了。事實上,主要的工作都已經完成。羅馬教廷傳信部為非洲做出了許多貢獻,特別是把卡沙里尼神父( Fr. Carcereri)及靈醫會 (Camillians) 的人驅逐離開,從而讓我可以更自由地發展傳教工作... 雖然還是欠缺一些東西... 。

 我會永遠樂意遵從天主旨意的!我們拭目以待!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697, Letter to Canon G.C. Mitterrufzner  pp. 1379-80, para. 4603-4; 4606)

 

聖金邦尼對教廷傳信部的服從,令人非常欽佩,例如教廷傳信部,決定委託大湖區 (Great Lakes )給白衣神父修會 (White Fathers)這一事上。其實在這之前,金邦尼一直希望能發展大湖區,從而給他的福傳修會找到一些極大的幫助:

 

85 「 剛剛收到了尊貴閣下8月15日的來信。你善意的提出了合理及該謹慎的原因,命令我延遲前往尼安薩湖 (Nyanza Lakes) 的考察時間,我服從了。因為透過長上,我清楚地辨別出天主的旨意。我已停止考察的準備,相信天主會以最好的方法餵養那些可憐的靈魂... 。

 我和沙蘭迪神父(Fr. Squaranti)都很清楚我們正在承行天主的旨意,所以我們會繼續我們的工作。同時,我認為尊貴閣下給予的決定是謹慎和及時的,因為我現在除了要應付可怕的飢荒,還要進一步與聖若瑟顯靈修女會 (Sisters of St. Joseph of the Apparition) 的新會長進行協商。這樣,也有機會探知及反省第一次阿爾及爾傳教士福傳考察的結果:包括他們如何到達目的地,如何安頓下來, 以及他們如何面對這些考察中無可避免的艱苦。

 既然我關心的是非洲的福祉及她人民的救贖,我當然喜見阿爾及爾傳教士們,在困難的任務中取得成功。我從心底誠懇地告訴你,我非常希望他們能取得傳教的成就,因為在拉維杰里主教(Mgr. Lavigerie)處理的160個傳教士(我有他們名字的列表)之中,應該不難找出20至30人,是能夠面對極多困難,並為天主及靈魂的愛,準備在他們有能力之時,在非洲福傳的戰場上,為非洲犧牲性命,而不是在安全的歐洲殉道。我極相信,天主教會及非洲,將大大地從這樣慷慨和神聖的人士中受益。」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796,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lmeoni,  pp. 1564 -6, para. 5392-4; 5397)

 

01_sao_daniel_comboni_bispo_da_africa_central.jpg


羅馬教廷傳信部的權柄是天主賦予教會權柄的體現,然而她的成員都是人,總會受到人性的局限。雖然,聖金邦尼主教知道如何以超然的精神來平衡及接受這些限制。但是,他也有難以掩飾,深深的哀傷之時。他在一個不眠之夜中,意識到那些人性局限,造成了他在非洲艱巨的任務無法被充分理解的局面。這封信就是在這樣的景況下寫的:

 

86「我們還要面對多少困難,才可以讓這些人習慣福音的價值觀和準則呢? ——要求遵守道德法律、請求賠償及放棄仇恨、婚姻的不可侵犯性、貞潔與施捨——。這一切對於墮落的本性是不可能的。我們實在是需要天主的恩寵!」

 唯一讓我們不感到絕望的是,教會的歷史告訴我們,過去許多民族,如非洲人,他們已經接受了基督的軛 (yoke of Christ) 。

 這是一位有二十年傳教工作經驗的偉大耶穌會傳教士說的話:『…… 然後,你就會想到某些教廷傳信部的樞機主教,他們眼裡只有巴黎及里斯本的鍍金沙龍,其餘皆視而不見,對教會的歷史一無所知,他們不曾挨過苦或忍受過什麼……』 算了,無論如何都是天主的旨意……。

 我與教廷傳信部的接觸往來中,一直反對樞機主教用對待東印度及美洲的相同標準來權衡及判斷非洲的傳教工作,這實在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無論是現在或往後,我都會繼續反對下去。(當然,在教廷傳信部中定是有天主聖神的臨在、還有使徒的熱忱、正直及公道;但其中只要有一點蒙昧……我認為還是應受譴責的)。許多其他的主教,宗主教(Patriarchs )及宗座代牧,都同意我的觀點,因為我們都有管理天主教會之職位權柄與恩寵(原文拉丁文posuit Ep. pos regere Ecclesiam Dei) 。我們也就此向其他人,特別是向托缽會修士 (Friars)投訴,但他們沒有對教廷傳信部提出任何改善的方法。相較於他們,我便是自由地發表意見。但,請理解我,我一直且將永遠毫無疑問地服從教廷傳信部的一切指示、願望或命令。因為他們在這些事情上,是代表著教宗的。然而,我還是繼續自由地發表意見,溫柔而頑強地提醒他們,因為在羅馬,他們應準備好傾聽每個人的觀點及意見。」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1057,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921-2,  para. 6661-2)

 


最後,作為非洲福傳事務的專家,聖金邦尼主教向樞機團團長,明確地指出關於在中非洲的福傳區域上,一些不尋常及不合時宜的措施。這些措施是由沒有任何實際經驗的人士制定的。不過,聖金邦尼主教是懷著對當局充分尊重的情況下做出上述的這些勇敢舉措:

 

87 聖金邦尼在信的開頭說:這是一個問題,他的良心迫使他向具有智慧的教廷傳信部提出,以便質疑先前決定福傳考察的事宜。他問道:「天主教會在那個比整個法國多出五倍大的中非部分地區投入關注,難道不是天主的旨意嗎?」

 他接著說:「無論我寫了什麼或建議什麼給尊貴的閣下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都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我希望這些想法可以被納入建議之中和幫助你們判斷。它不是絕對的,而是依從的。因此,如果尊貴的閣下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對此事充分的考慮之後,想法與判斷與我有異,我會改變我的錯誤想法及判斷。並把尊貴的閣下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的意見,作為我今後的想法。」

 「以我個人的愚見,給拉維杰里蒙席四個牧區 (Provicariates Apostolic)這件事,正是尊貴的閣下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目前做的一個錯誤決定。以他現有的人力及物力,將無法達到你們的要求。即使再給他30年時間及四倍人員,也是無法做到。這一決定,嚴重的損害了我代牧區的工作、剝奪了我傳教工作的主要區域,即北緯9度及赤道之間的地區。這個區域的人們,一直是我修院工作的主要目標。我們在天主的幫助下,用了極大的勞力及資金,進行建設及傳教活動。此外我的傳教士團隊,現在已經學會該地區的一些方言,尤其是丁卡語(Dinka )及 巴里語 (Bari)這兩種主要語言。這是法國傳教士在十年內,無論多麼的熱忱或嘗試學習,也無法成功的。閣下的決定也影響我修院的財務狀況,特別是關於教廷傳信部每年度的款項捐助。我認為,在還未看到1878年教廷傳信部給拉維杰里蒙席的兩個牧區的工作成效前,便再決定增加四個代牧區給他,是閣下及教廷傳信部的嚴重錯誤。這說明,教廷傳信部對該四個牧區,欠缺明確的了解。儘管其他方面,天主賦予了神聖的教廷傳信部人類的理性及智慧,所有使徒的熱忱及對傳報福音的愛、對耶穌基督及對可憐非洲人的靈魂完整的愛、掛念天主的工作。在這當中,我還特別注意到,由那最熱心和最可敬的阿爾及爾總主教——蒙席——,為赤道非洲傳教而創立的修會等等。雖然動機及目的是最神聖的,但我認為教廷傳信部,這次的決定是有點匆促。通常,明智的考慮和成熟的判斷,應該是委員會的特點。教廷傳信部沒有為了實現其神聖目標,去從能者尋求必要的信息提供(這能者不是指我,是其他比我知道更多的人),只按照著教會平常的作法行事,導致發生了混亂。而閣下又在諮詢傳教區領導們之後,決定從這管轄範圍內撤出(這裡指的是我的代牧區)。自然,我理解這不是傳信部的責任,而是一個保守的習慣。因為傳信部完全可以自由地給予、索取和為所欲為,無需聽取或徵求任何人的意見。

 現在,如果閣下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 認為我的想法錯誤或是判斷不正確,並且認為有關上述四個代牧區的決定都是明智正確的;那麼,我會立刻退避, 同時我會全心全意說:我很愚蠢!(原文:asinus ego 我是驢子!), 並欣然承認尊貴的閣下及神聖的教廷傳信部,都做了非常好的決定,而且明智及謹慎。」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1077,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 1953-5,  para. 6757-61)

 


21 - 1881.jpg


聖金邦尼對基督在世代表——教宗(Vicar of Christ) 的愛及忠誠

 

在聖金邦尼的那個時代及從一個傳教士的角度來看,他經常可以找到方法去表達他對教宗深摯的愛。恰逢當時他的工作與是庇護九世(Pius IX)及利奧十三世 (Leo XIII)兩位教宗的任期相吻合,所以有很密切的關係。聖金邦尼在他們身上,總是看到基督的身影,並想起基督所說的那句話:『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馬爾谷福音16:15)。

 

聖金邦尼認為,慶祝聖伯多祿和聖保祿殉道的百年慶典的同時(1867年6月),他也剛好成立了自己的傳教修會,這定是天主給他的記號(providential sign)。 那時他與第一批曾經帶到歐洲且皈依了的非洲人,去羅馬參加了慶祝活動。下文是他對這事的回憶:

 

88「在天主教會紀念宗徒之長(Princes of Apostles: 聖伯多錄和聖保祿)殉道的隆重時刻,首次奉獻出非洲靈性復興的工作。那時來自世界各地的主教,都趕往到這座永恆之城、慶祝宗徒之長光榮殉道的第18屆百年慶典。

 非常巧妙地,因天主旨意安排了第一批皈依的非洲人宣讀福音。在天主教的中心,非洲使徒被孕育,在基督的神聖代表下獲得力量及熱忱。透過福音的宣講,號召地球上所有的國家走向永生之路: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原文拉丁文Euntes in mundum universum, praedicate Evangelium omni creaturae 竇16:15)。」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29,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pp.  458  para. 1528)

 

聖金邦尼洞悉教會福傳的意義,因而完善了他對教宗及他在世界上的工作的信念:

 

89「梵蒂岡宗座宮就在附近,是教宗的住所;這個避難所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在那裡,聖伯多祿大殿高聳可敬穹頂的庇護下,至高的牧羊人管理著整個教會,作為信徒的領導人;他隱匿在崇高的使命之下,讓自己成了世界歷史的典範。

 這座人跡罕至的宮殿,令人印象深刻且肅然起敬。基督徒當對這位祭司的威嚴極其崇敬,因為基督已他任命他為自己的代表,全世界的人都要向他屈膝。」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29,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pp.  466-7, para. 1547)

 

聖金邦尼深深感受到,教會的敵人給教宗帶來的痛苦。在羅馬奧勒良城牆的庇亞門 ( Porta Pia) 被攻破的第二天,他寫信給了巴爾納伯樞機主教:

 

90「如果我可以為神聖的教皇、我的國王,犧牲自己的生命,或為他擦掉一滴眼淚,來減輕他的痛苦;我將會是一個最幸福的人。確實的,我願意將自己的身體和靈魂獻給閣下,為耶穌基督的代表受苦和死亡。」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366, Letter to Card. Alexander Barnabo, pp. 732, para. 2332)

 

聖金邦尼代表他的傳教修會及他所有傳教團體所有人,向新當選的教宗,利奧十三世 (Leo XIII)發出忠誠的信息。這是真正的信仰聲明,是對教宗愛及忠誠的讚歌:

 

91「最神聖的父親,我代表個人及我非洲傳教修會的神父、傳教同伴及在我的代牧區一起工作的聖若瑟顯靈修女會的修女們、在我牧區熱情的工作者及可敬的嘉諾撒樞機在維羅納所創辦的傳教女修會等 。讓我們所有人,連同所有你在世上忠實的孩子們,向你、基督耶穌在世上的代表--教皇、我們的國王、庇護九世當之無愧的繼任者『他是聖潔的、強壯的、偉大的,在他身上彰顯了天主的全能和愛,使他成為既崇高又真實的形象』致以我們謙卑及熱列的問候。請你愉悅地接受我們內心中深處對你的敬意及我們謙卑的、完全而無限的服從、尊敬和鍾愛。

 尊貴的利奧十三世 (Leo XIII),你是天主聖心的珍貴禮物。您是靈魂的最高牧者。你激勵這個世界去尋找和平。願世界在你的帶領下團結在耶穌基督的羊棧庇蔭中。

 然而,這些向耶穌基督的在世代表尋求生命與祝福的靈魂中,有上億的非信徒組成的中非牧區,而那是世界最大、人口最多、最艱難進行傳教使命的。我們所有傳教士包括上述的三個修會成員,已經準備好承受所有的困難 、艱苦、危險、酷熱的天氣,和各種傳教工作的苦難及考驗。我們隨時準備以殉道的方式去為天主教會贏得這一大群處在荒涼地的基督羊群。我們所有的信心都寄託在耶穌聖心、聖母聖心、聖若瑟及尊貴的閣下。你是聖伯多祿再世 ,道成肉身的神秘形體可見的頭,從那裡湧出了真正的生命泉源與救恩之道。因此,尊貴的利奧十三世,請從你至高的寶座上屈尊,將目光慈藹地注視這基督壯麗的遺產中被遺棄了的一方。我們奉獻了精神、心靈、血及生命;為了救贖,並給予這些土地特別的祝福,使它們獲得真正的生命。我現今,在陛下、我們的教皇、國王你面前匍匐在地,呈上我十萬分敬意、服務及無限的奉獻精神,為我們所有人祈求你宗座的祝福。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775, Homage to Leo XIII , pp. 1521-2,  para. 5214, 5216-7)


 

參考文獻

 

AP SC Afr. C, Letter to Cardinal Alexander Franchi, 8 October, 1875, Delen, v. 8, f. 37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29, Report to Cologne Society, 27 December, 1867,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458  para. 1528; 466-7 para. 154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6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22 September, 1868, Pari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519, 523, para. 1692-3, 171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12 October, 1870,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732, para. 233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18,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27 December, 1871,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832, para. 2634-5; para. 263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2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12 October, 1873,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047, para. 3430-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97, Letter to Canon G.C. Mitterrufzner, 11 June, 1877,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379-80, para. 4603-4; 460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75, Homage to Leo XIII, 28 June,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521-2,  para. 5214, 5216-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96,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lmeoni, 30 September,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564 -6, para. 5392-4; 539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988,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7 December, 1880,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771-2, para. 6171-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57,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20 April, 1881,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21-2,  para. 6661-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77,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lmeoni, 22 May, 1881,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53-5,  para. 6757-6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1114,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lmeoni, 3 September,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27-8, para. 7001.

 

Jahresbericht (1864). 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Society of Cologne, 9 November, 1864, Brixen, N.12, pp. 87-88

 

Jahresbericht (1866).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Rome, N.14, pp. 73-5.

 

Studium Combonianum (1966). Plan for the Regeneration of Africa, Italy: Verona. Edition of the first autograph text published by Studium   Combonianum, pp. 21-22.

 




 
瀏覽次數:646

回最頂